詩語

陌生人

所謂畢業,最可怕的或許不是你要離開這個校園 而是當你他朝回到這個校園,這個校園已經忘記了你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它不再是你的地方 你成為了老鬼,你成為了那個定必帶著某些原因才踏進這個校園的人 那個日常 那種生活 也必離去 那天 你成為了那個在這裡緬懷青春的人 在訴說往事 有回憶那天那時那刻在這裡做些甚麼 但斷言不再是當下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 你快將成為這個校園的陌生人。

詩語

變幻原是永恆

倘若每天認真地看待那個叫作「香港」的地方的新聞,真的會人都癲的 窗外景物依舊,但你就是知道一切也在改變中 在那個唯一可稱作家的城市,你對她越來越陌生 旅行到他方,還是有個限期,降落的一刻,你就知道自己到家了 但在這裡,你知道自己已回不去了 或者,曾經的香港實在是太多機緣而成 那個小小的地方,住了好幾百萬人 成了世界一流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物流中心 裡面有著世界最高質素的醫療系統和公共運輸系統 享有世界最好的法治、最廉潔的政府、高度的自由 這一切都是幸運而成,就是剛巧身處這樣的地緣政治格局,位處這個位置 從來沒有甚麼是不能改變的 變幻原是永恆 可能我們這一代或就是要看著她衰落 不甘,是有的

2016 重慶

快樂的……

怎麼辦,去個旅行回來, 我發現我所嚮往的是,不讀新聞、不用理會外間發生甚麼事、不用走進公共領域, 避世、與世無爭、簡單樸實的生活… 當當文青、偶爾吹吹風、裝裝酷、甚麼也不用理 坦然、開懷、舒暢、放鬆… 不愛當超人、不愛甚麼也要理也要懂、不愛甚麼責任也要揹、不愛甚麼也與自己有關 熱愛自由 但想著想著 沉默了 我看著天空 天空向著我微笑 我還是那個的我 天空還是那個的天空 白晝,它終究是藍天 夜晚,它終究是繁星 就靜靜地躺在天空的懷抱

詩語

片尾 —— 龍青

沙子在遠處的高架橋上 被風撮起來 沿低矮的圍牆打著旋 一些被剪接的源岸 在城市上空向深處 伸延 某片水域底層 來不及清除完全的 記憶 像逐漸膨脹的念頭 被欲望的手指 輕輕捏著 發出微微喘息 於是鷗鳥們在巷底尖叫 起來 空氣中黃昏的濕氣 被仍舊燦爛的陽光一波波拍黑 一望無際的浪濤在眼前旋轉 下沉 如果接近可以讓你看得更高遠 那麼 讓翻踴的時光之浪 徹底衝毀這堵圍困你意志的牆 坐在城市圓形甬道的正中央 生活環伺週遭 城市的繁華在你凝視的寂靜中衰老 一塊青翠的草地 一群小鴨 在黃昏的天際 划向更深更遠的地方 攝於台北寶藏庵 2015.05.

2014 北京

遇見自己

不知何解,這個旅程尋回了一種感覺。那自己與文字的連結。 無盡的思緒 彷似只有文字才能盛載 表情略嫌生硬 言語略嫌乏味 文字 是文字 才能把心中那千言萬語表達 卻 沉澱與經歷 張力 獨處與群體 拉扯 但生命的美也離不開 生命力只在張力中萌芽、成長 濫情了、賣弄了 文字多也不好 不過隨寫亂寫 也是一種的放蹤 偶爾脫離常規 多好! 從別人中看到自己 遇見自己 尋回自己 生命之美莫過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