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思

愛何以可能。是嗎?//反思誘心人———一種存在主義式的閱讀和回應

你被拋擲到這裡,你被選擇了自由,沒所以然,經過一輪爭扎,學懂呼吸,張開眼的一刻,迎接你的是個變幻莫測沒甚麼穩固的現代社會。恭喜你,不知應否恭喜你,當下此刻,你存在,你在這裡,你有意識了……這是現代人的處境。 被時代注定的《誘心人》 毫不意外,去掉童話浪漫包裝,《誘心人》沒法走出時代,它呈現的就是社會學家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筆下的現代愛情——被時代注定失敗的愛情。 快、亂、跳,是不少同學對這電影的評價,情節難以追上,但這正正就是現代,一切來不及你理解之際,

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

難得 Delay 那麼久,坐 Regional Flight 也能看完一齣電影。這刻很睏,明天還要早起,但還是想寫寫這齣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一齣想看很久的電影,可是待下畫我還是沒時間去看。這是與十年同期在香港引起很大討論和注視的電影。 這不是普通一齣去脈絡的青春電影。它裡面有很多與香港回歸的符號和線索。 它談的不是/不僅是個人夢想,而是在整個大環境,社會裡,夢仍否可能,它固然有個人追求的夢的成份,但它似乎有意地呈現社會性的一面。 (劇透)最後,尋夢者過生了,但其他人接力尋夢,那裡面想說些甚麼?它沒有應許尋夢者得夢,但它似乎想說一些東西。 它影射大家以為回歸後會很好。 它似乎在批判九十年代末期回歸前後一切向錢向機遇看的那段時代。 它觸及移民的話題。

哲思

1st ILP Wednesday Night – Movie Night

沉重 仍想疏理 零碎 仍想札下 這一晚,是我們這個 Wednesday Night 第一次聚頭。人不算多,只有三個,但都是享受的,值得繼續辦下去了。這一晚,我們看的是一套老片子《雷霆救兵》。 我一向很少看戰爭片。還是稚嫩?還是不忍?那些鏡頭不會使我閉眼,不會使我回避,卻仍是打進心窩,不是觸動,但裡頭卻是帶著感覺。成長,是甚麼?是學習直面這個世界,看它赤裸裸的樣子。或許那是它最不堪、最不像樣的一面,或許那是你最不願、最想逃避的一面。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