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粹是甚麼?

. 有時候讀得太多書(其實不是很多),想得太多的人,會太追求所謂的純粹。好像只有那種純粹的,才是真的。 有時甚至會一層一層地去剖開自己,去嘗試理性地理解自己每個感受,去看它是怎樣的來,是社會建構、環境影響、心理學的 Transference ,還是甚麼,去嘗試將它們都拿走,彷彿一切都拿走,沒了那些束縛後,裡面就有所謂純粹的、那個真的東西。 但真的是這樣嗎,「我」這個東西能獨立於所有所有的東西存在嗎?有這樣的東西嗎?或者至少,當這些這些都被除去,「我」還是那個「我」嗎?我的經驗、我的感受至少最低限度,也有很大部分來自這些的一切,「我」

記第一次出發 Weekend Trip

這刻的我,身在前往 Vaxjo 的火車上,窗外下著微雨,天陰陰的。天氣不似預期,但我還是開展了這一趟旅程。 這次旅程,坦白說,有點來得沖忙,上星期日決定了要來這個地方,星期一確定下星期不用 Present 後,就找朋友訂火車票,然後在今天,星期五出發。一反平日思前想後的習性,這次有一點 Emotional Driven ,很青春的來趟想走就走的旅程那樣。 平日的旅行,總會在腦裡有很多的預演,各式各樣的旅遊網站、博客,彷彿已為你提供了指南,一切都是經驗的反覆與再制,略有不同,或如雞尾酒般東挑一個西選一個,但萬變不離其宗,大概也想到是甚麼回事。

2017 哈爾濱

愛國主義還是人文主義

講歷史,有很多種方式,大學的學術訓練,總是提醒我,即使敘事內容是這些,但究竟它是怎樣說這個故事,它想透過這些表達的是甚麼意思,它想人們反省甚麼,它想參觀者來過以後會有甚麼改變,這是我更感興趣的地方。 一場殘忍血腥的歷史,究竟它的意義何在,這樣思考好像很冷血,很抽離,但想問的是,我們身同感受,我們的情感被牽動出來,那然後呢。 而這顯然是策展人需要思考的,也反映在展覽入面。 是繼續強化敵人的印象,還是跳出來反省每個人都有邪惡的可能;是復仇的情感,還是進入每個人裡去思考;是褒揚為國犧牲,打擊敵人;還是提倡和平。 是愛國主義,還是人文主義,這是一種選擇,也或者也是一種從小到大,滲透至不同層面,那是一種教育,

詩語

陌生人

所謂畢業,最可怕的或許不是你要離開這個校園 而是當你他朝回到這個校園,這個校園已經忘記了你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它不再是你的地方 你成為了老鬼,你成為了那個定必帶著某些原因才踏進這個校園的人 那個日常 那種生活 也必離去 那天 你成為了那個在這裡緬懷青春的人 在訴說往事 有回憶那天那時那刻在這裡做些甚麼 但斷言不再是當下 你的年代已經逝去 你快將成為這個校園的陌生人。

哲思

愛何以可能。是嗎?//反思誘心人———一種存在主義式的閱讀和回應

你被拋擲到這裡,你被選擇了自由,沒所以然,經過一輪爭扎,學懂呼吸,張開眼的一刻,迎接你的是個變幻莫測沒甚麼穩固的現代社會。恭喜你,不知應否恭喜你,當下此刻,你存在,你在這裡,你有意識了……這是現代人的處境。 被時代注定的《誘心人》 毫不意外,去掉童話浪漫包裝,《誘心人》沒法走出時代,它呈現的就是社會學家烏爾利希·貝克(Ulrich Beck)筆下的現代愛情——被時代注定失敗的愛情。 快、亂、跳,是不少同學對這電影的評價,情節難以追上,但這正正就是現代,一切來不及你理解之際,

我城 香港

其實我在乎

//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我們不必要求自己隨時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是不必要的嚴苛;我們也不應期望僅憑一人之力便可於旦夕之間搖動體制,那是過度的自負。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改變我們的信念和行動。因爲我們在世界之中,只要我們做對的事,過好的生活,世界就會不同。這包括活得真誠正直,尊重自己尊重他人,拒絕謊言拒絕墮落,關心身邊的人,珍惜美好的事物,參與公共事務。當愈來愈多人以這樣的方式生活,愈來愈多人見到這種生活的好,新的文化就會形成,公民社會就有生機,

詩語

變幻原是永恆

倘若每天認真地看待那個叫作「香港」的地方的新聞,真的會人都癲的 窗外景物依舊,但你就是知道一切也在改變中 在那個唯一可稱作家的城市,你對她越來越陌生 旅行到他方,還是有個限期,降落的一刻,你就知道自己到家了 但在這裡,你知道自己已回不去了 或者,曾經的香港實在是太多機緣而成 那個小小的地方,住了好幾百萬人 成了世界一流的金融中心、貿易中心、物流中心 裡面有著世界最高質素的醫療系統和公共運輸系統 享有世界最好的法治、最廉潔的政府、高度的自由 這一切都是幸運而成,就是剛巧身處這樣的地緣政治格局,位處這個位置 從來沒有甚麼是不能改變的 變幻原是永恆 可能我們這一代或就是要看著她衰落 不甘,是有的

中國交流

在國與族以外的簡單

我們來自不同的地方,香港、台灣、中國,別組還有澳門。我們如此的不同,我們或有著不同對國家、民族的看法與認同,甚至這些看法與認同間或互相矛盾、互相衝突。這是我們,這是合肥工業大學第十屆兩岸四地徽文化研習營參加者的我們。 關於這類中國交流,我們大概也知道是甚麼回事。台灣和香港的人也似乎有著一些默契,彼此也會了解。但是,在這國與族,認同的爭奪與同化以外,有沒有簡單、真緻、純真的可能?我相信是有的。那是友誼。 在這十天的旅程中,我跟國立清華大學、雲林科技大學、逢甲大學和合肥工業大學的幾個同學成了很好的朋友。我們或者沒聊甚麼大事,卻是一起生活:聊天、說笑、吃飯、

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

難得 Delay 那麼久,坐 Regional Flight 也能看完一齣電影。這刻很睏,明天還要早起,但還是想寫寫這齣電影。 哪一天我們會飛,一齣想看很久的電影,可是待下畫我還是沒時間去看。這是與十年同期在香港引起很大討論和注視的電影。 這不是普通一齣去脈絡的青春電影。它裡面有很多與香港回歸的符號和線索。 它談的不是/不僅是個人夢想,而是在整個大環境,社會裡,夢仍否可能,它固然有個人追求的夢的成份,但它似乎有意地呈現社會性的一面。 (劇透)最後,尋夢者過生了,但其他人接力尋夢,那裡面想說些甚麼?它沒有應許尋夢者得夢,但它似乎想說一些東西。 它影射大家以為回歸後會很好。 它似乎在批判九十年代末期回歸前後一切向錢向機遇看的那段時代。 它觸及移民的話題。

2016 重慶

快樂的……

怎麼辦,去個旅行回來, 我發現我所嚮往的是,不讀新聞、不用理會外間發生甚麼事、不用走進公共領域, 避世、與世無爭、簡單樸實的生活… 當當文青、偶爾吹吹風、裝裝酷、甚麼也不用理 坦然、開懷、舒暢、放鬆… 不愛當超人、不愛甚麼也要理也要懂、不愛甚麼責任也要揹、不愛甚麼也與自己有關 熱愛自由 但想著想著 沉默了 我看著天空 天空向著我微笑 我還是那個的我 天空還是那個的天空 白晝,它終究是藍天 夜晚,它終究是繁星 就靜靜地躺在天空的懷抱

2016 重慶

旅行的意義是……

看著那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裡面一張又一張的臉孔,不禁讓我思索旅行的意義……你就是會知道裡面的大部份將會成為你生命中的過客,再沒有交疊,甚至或者連碰面的機會也沒有,就如從前在北京、在台灣、在USLS所遇到的一樣。 這似乎是旅行的本質,此瞬即逝,相遇、陌生、認識、混熟、接著就是依依不捨說再見,然後或者再沒有然後。 旅行的本質或者就是到處留情,在不同地方留下足跡,認識不同的人,但一切彷彿都帶著限期,時間一到,難離難捨總有一些,但要走總要飛,火車飛機後又轉換另一時空,上個鏡頭的一切就已自動歸檔,放到某個抽屜封存。然後即使反覆回想,你仍是知道,那已是另一個世界。 楊過小龍女兵馬俑娘娘古人才子吹風看星聊天唱歌打牌…一切像昨天,卻感覺記憶碎片都在遠去,

遊記

旅行後竭斯底里症後群

曾有哲學家這樣形容旅行: 現代人的日常其實是在路上,倒像古時的旅行,每天的生活都是零碎、跳躍和不由自主,日程會被外間的一切支配,片段是分散而難以書寫成故事的。我們像是每天被拋擲到不同的點生活。 而現代人對旅行的渴求其實源自對生活掌握的希冀,重拾古時的日常。時間是連貫的,你能夠將經歷言說書寫,你可以有故事跟人分享。時間在你手中,你可以選擇吹海風或是午睡,你可以選擇切斷網絡,活在當下此刻。 我離不開時代。

2016 重慶

重慶.第一晚

這是在重慶的第一個晚上。夜了,但還是想花點時間捕捉思潮。 飛機 搭多了,逐漸覺得平淡,不再新奇,不再驚險。 但飛機 飛機是對現實的一種爭扎,用力跑用力跑,他飛脫了宿命中地上的引力,衝向那無際的天邊。但,起飛僅是個開始,仍要不斷用力,不斷爭扎,才能在空中遊走,同時無垠,既被拉扯卻輕不著地。然,飛天可能並非目的,他為的是降落,到那個他要去的目的地。 重慶大學同學 他們也是簡單不過、純真的大學生,會記好重慶、三峽背景就是想在飯時跟我們解釋、有著話題。他們還是會想讓我們看他們覺得自己那裡最美麗最繁華的地方,帶我們吃那裡的地道食物,如同我們招待外國朋友也會帶他們看很香港的地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