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哲思

1st ILP Wednesday Night – Movie Night

Movie Night

沉重 仍想疏理
零碎 仍想札下

這一晚,是我們這個 Wednesday Night 第一次聚頭。人不算多,只有三個,但都是享受的,值得繼續辦下去了。這一晚,我們看的是一套老片子《雷霆救兵》。

我一向很少看戰爭片。還是稚嫩?還是不忍?那些鏡頭不會使我閉眼,不會使我回避,卻仍是打進心窩,不是觸動,但裡頭卻是帶著感覺。成長,是甚麼?是學習直面這個世界,看它赤裸裸的樣子。或許那是它最不堪、最不像樣的一面,或許那是你最不願、最想逃避的一面。但,好的、壞的,那仍是我們現在所能身處的 唯一 世界。寧願當個痛苦的人,不願當隻快樂的豬。

幾個思潮中的片段:不是解讀、或是創造、只是聯想、勾起。


在電影末段,上尉斷氣前跟James說了兩聲 “Earn this... Earn it.”。這不是我第一次看的話。幾年前,讀卓韻芝的散文,她就這樣引用了「"Earn this... earn it" 把為找尋你而喪失的性命賺回來(把這賺回來),後來,他更正:把你的生命賺回來(把它賺回來),意思是,不為回饋他人甚麼,為自己好好活下去便好。」那時讀後,摘下了,忘記了;今天看後,浮現了,想起了。在電影最後最後一幕,James要家人告訴他,「我已好好的活過」、「我是個好人」。

那種張力、那種生命的重,是個別的嗎?只是電影裡面?白白得來、別人犧牲的……


上尉入伍前是個老師。有一幕,他說,現在人們一定想不到他以前的樣子,這場戰爭,他改變了,即使回家後也再回不到從前。

無法避免的惡?行惡來避免更大的惡?電影沒畫公仔畫出腸的是他背後的內心爭扎。從這個角度去看這電影,能看出很多東西來。

還是害怕這些兩難抉擇,無論怎樣也是痛苦的,理想地我想我可以積極地逃避,讓第三可能出現的時候,那就不是兩難,對嗎?This is innovation, this is what engineer does, isn’t ?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願我可。